作者自述: 《白玛永吉的觉姆生活》
白玛永吉,是我第二次到色达五明佛学院遇到的来自青海玉树的一位19岁的姑娘,现在她已经是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一名出家的觉姆了。
白玛永吉家里共6口人,爸爸妈妈,哥嫂和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姐姐已经出嫁,哥哥嫂嫂在结古镇另有家单过,弟弟在西宁上大学。
出家之前,白玛永吉是玉树第一民族中学一名品学兼优的高二学生,2010年4月14日,是学校的期末考试日,白玛永吉早上起来后正准备去学校的时候,玉树发生了7.1级的大地震。当时白玛永吉的爸爸妈妈去了西宁,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地震把她埋在了倒塌的房屋废墟中,头部和腿脚受了重伤,在玉树做了紧急处理后,由组织统一送往成都进行住院治疗。
在成都治疗期间,白玛永吉从同学口中得知,班主任、语文和藏文老师以及很多同班同学在地震中遇难。从此,白玛永吉变的沉默寡言,已无心思再与家人联系,萌生了出家的念头,爸爸妈妈,哥嫂和姐姐弟弟也不知道她的情况,都以她在地震中遇难了。
2010年5月21日,在成都住院治疗一个多月的白玛永吉趁医院医护人员不注意,跑出医院只身来到了色达五明佛学院,于5月26日剃度出家当了觉姆。
来色达半个月后,白玛永吉和爸爸妈妈取得了联系,爸爸妈妈也同意了她现在的选择:地震中保住性命已实属不易,何况白玛永吉已于佛结缘。
初到色达,白玛永吉住在了同是来自玉树出家30多年的一位老觉姆家里,每月要交给老觉姆150元的房租,这是暂时的租住,她要在佛学院长住下去,必须要有自己的“家”。在色达佛学院,“家”的概念就是,每位学员要单独有一座小“红木屋”,面积一般在4平方米左右,都是由学员自己出资按统一的结构建造,现在建造一座这样的“红木屋”一般在4到5万元左右,都是由家里人出人出力帮助建造。
白玛永吉目前还没有这个能力。
初入佛门的白玛永吉每个月只有学院发给的150元的生活补贴外别无来源,这作为一个女孩子来说是难以维持基本的生活的。远在玉树的爸爸妈妈得知这一情况后,上个月给白玛永吉寄来了3000元的生活费,白玛永吉用其中的400元在色达县城购置了一些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后,装在挎包里剩余的2600元在回佛学院的途中不慎丢失,白玛永吉没有告诉家里,也没告诉周围的朋友,她知道爸爸妈妈的一年靠挖虫草的收入也很有限,弟弟上大学还要用家里的钱。无奈的她只好向一同在佛学院的同学借钱度日。
地震前白玛永吉在家时喜欢吃牛羊肉,因为生活费拮据,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吃了。
两个月前,白玛永吉得了阑尾炎并在康定做了手术,手术后恢复很快,在医院她帮助护士给病人做护理工作,掌握了一些护理知识和技能。经朋友介绍,现在利用学习间隙或节假日去学院的医院帮忙做护理工作,类似于勤工俭学一样,这样,每个月有100元左右的收入。
前不久,白玛永吉萌生了建造“红木屋”的想法并告诉了家里,爸爸妈妈答应在下一个法会的时候来色达看望她并答应帮助筹措资金,有望在今年内实现红木屋。不管怎样,总得有一个自己的“家”。
白玛永吉在佛学院的学习不像在玉树读高中那样紧张有序,学员可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听课学习。刚来时,她选择了去听学院一位资深觉姆讲授的大乘佛法课,几天下来有点不适应,难以听懂,后来她选择了学院的汉语班,从基础开始,一年下来,学法进步很快,渐渐的,她在高中时扎实的文化基础发挥了作用,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而且越来越喜欢这样的学习生活。
白玛永吉的理想是学成后当上师、空行母并留学院任教。
这两天是学院给觉姆放假的日子,学院的一个觉姆决定利用放假修补红木屋顶,白玛永吉拿了绳子准备去帮她到镇上买木料。
说话间,白玛永吉的一位同乡在路边见到了她,便热情的打招呼。白玛永吉得知她刚从玉树回来,便顺便打听了她在玉树家里以及高中同学的请况,俩人甚是亲热。
在玉树上高中时,白玛永吉和其他90后的同学一样,有自己的博客,有自己喜欢和崇拜的电影明星,每天放学后上网聊天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而现在,由于禁止学员在学院内上网,所有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
回忆这些以往的经历时候,白玛永吉显得很从容、淡定。
显然,白玛永吉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白玛永吉,祝福你!
1/25白玛永吉01
2/25白玛永吉02
3/25白玛永吉03
4/25白玛永吉04
5/25白玛永吉05
6/25白玛永吉06
7/25白玛永吉07
8/25白玛永吉08
9/25白玛永吉09
10/25白玛永吉10
11/25白玛永吉11
12/25白玛永吉12
13/25白玛永吉13
14/25白玛永吉14
15/25白玛永吉15
16/25白玛永吉16
17/25白玛永吉17
18/25白玛永吉18
19/25白玛永吉19
20/25白玛永吉20
21/25白玛永吉21
22/25白玛永吉22
23/25白玛永吉23
24/25白玛永吉24
25/25白玛永吉25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