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拍摄体验; 二、对纪实摄影的几点思考。

                           主题组照《藏地》的拍摄体验

                                     周承利

(该文是应POCO摄影网编辑之约为该网“作品分析”专栏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本文略有修改;组照《藏地》入选第十四届平遥国际摄影展)

      原文链接:http://photo.poco.cn/special_topic/topic_id-21123-p-5.html#content_hash

     

      一、拍摄体验

    (一)、前期准备

     1、主题的确定:

    《藏地》人文主题组照反映的是甘肃郎木寺宗教活动的场景,也是作者数十年来坚持拍摄《藏人》大型社会人文纪实专题的采拍素材。

       藏民族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这种文化和宗教渗透、贯通和融合,彰显藏民族内心深处的智慧和善良与精神追求,具有特殊的文化魅力,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关注社会转型和文化变革时期西藏人的精神诉求和心理状态并以视觉影像表达给受众(读者),是作者数十年来镜头关注的重点命题。

       藏人宗教活动的神秘和玄奥体现的是对信仰的虔诚和至上的膜拜,最能表达内心诉求,是藏人宗教文化内涵最深度的阐释。通过镜头对环境和事件具体细节、人物心境“刻化”和内在情绪的表达是拍摄这一主题作者在影像中进行“倾向性表达”的主要思考。

     2、影像的视觉表达方式:

    整组图片用黑白灰度进行视觉表现,通过纯粹的光影直述事件的本源,突出所述事件的主题表述。黑白利于表达强烈的情绪渲染,更容易引起读者(观众)的强烈反思。

     3、事件和人物活动的前期调研:

     对一个主题事件(活动)的深度体现,需要时间的重量,绝非“走马观花”式的表面文章。

     如:P2的拍摄前期准备就在正式拍摄的两年之前,经过两年的对“供斋”这一场景的环境踏堪、机位的选定,光线和视角的确定,试拍两年后于2013年正式拍摄。

     本组组照是从近5年来拍摄的大量素材中根据组照主题的需要编辑和遴选出来的。

 

   (二)、拍摄过程

     1、事件、人物活动的瞬间表达:

    主体人物内心活动用每一个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来体现,受时间和事件发展的瞬间变化的制约,把握瞬间的心境表达是影像情绪化表达的必要条件,对主题影像的深化有直接的影响。因此,对拍摄事件动态发展的脉络和轨迹做出预判,是把控瞬间拍摄的前提,事先要对事件做出一个大体的了解和梳理,从而做出预判,准确把握瞬间。

     2、光线、景深和拍摄视角的把控:

    从人文纪实的角度考虑,在“真实性”原则的基础上,本组照主要强调画面的“故事性”和“反思性”,所以,在镜头语言的运用上,主要把握了景深的控制和光线的个性利用,通过控制景深,根据图像所要表达的“故事”,准确表达环境和人物之间的主次关系,让画面的“焦点”与背景“基底”剥离,突出主题。

    这里的景深和光影的个性应用,是用来让读者进行反思,而不是为了观者感官上的愉悦。

    为了增加叙事的神秘、玄奥,拍摄视角也是本组照要考虑的因素。

   (三)、后期制作

    1、图片的编辑;

    图片编辑的内涵在于在“真实性”原则的基础上围绕作者想要表达的文化内涵、问题反思和价值构建,根据事件发展的逻辑性、脉络和走向以及图像画面的远景(大场面)、中景(事件细节)、近景(人物特写)进行排列和组合。  

    2、影像的“二次构图”:

    本组照大部分图片行了“二次构图”,尽量摒弃与主题画面无关的元素,使主题更加突出。

    3、影调的处理:

    如P11在利用侧逆光的同时,后期加大了灰色影调的反差,在大场景中人为隐去众多人物面部的细节表情,利用多人场景人物的外边轮廓和环境的渲染,增加图像的视觉上的神秘感。

    (四)、总结

    1、文字的辅助表述对图像画面的“故事性”的拓展不够;
    2、事件的文化内涵、环境和人物活动的深度体验还不够。

二、几点思考

    1、关于对纪实摄影的认知:

    80年代,以侯登科为代表的陕西摄影群体为中国的纪实摄影建立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开始。自此,纪实摄影发展到今天,已经稳稳占据了中国摄影的半壁江山,并将引领中国摄影走向思考、理性和成熟。因此,到今天为止,关于纪实摄影的概念、定义、分类等无休止的争论已显得毫无意义。

    在这个全民摄影的时代,必须对纪实摄影的脉络和走向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这也是有责任有担当的摄影师必须具有的认知。

    笔者认为,纪实摄影基本包含以下三个层次:
      (1)、简单的照搬:娱乐性和生活性
      (2)、机械的复制:文献性,资料性
       (3) 、思想的重构:人文思考,文化性
    前两个层次只需要摄影师动手,掌握好瞬间和拍摄技能就足以,而第三个层次则需要摄影师大动脑筋了。

    显然,纪实摄影的基本属性除了资料性和文献性以外,更重要的是它的文化性,即文化形态和文化内涵的视觉文本的构建以及人文关照的体现。 

    纪实摄影与“艺术创作”无关。一味的追求画面的唯美、画意是没有意义的,思想性是第一位的。

    摄影师要“扮演”一个“社会学家”的角色,在纷扰庞杂的社会万象中依靠敏锐的洞察力去捕捉和发现主题,用影像进行深度表达去重构思想,警示社会,推动进步。

    当然,重构并非主观臆造。

    纪实摄影应以主题组照为表现形式,对一个事件、一种行为(广义文化上的)的相对比较完整的视觉“记录”、“描述”和“重建”。单幅的“纪实”却难以完成这样的记录和描述。

    2、关于纪实摄影的真实性:
    同一瞬间时刻同一空间维度是真实性的要件,否则真实性无从谈起。
    不论是单幅或是组图,纪实摄影对一个事物事件的“真实性”表达是不够的,因为再优秀的摄影师,也永远无法用影像来完整的表达事件的全过程(全貌)。换言之,纪实摄影的真实性原则只能局限于同一时空上的视觉表达,相机的瞬间定格不一定是事物或一个事件的本真,只证明“存在”的真实,不代表真相。

    3、关于“决定性瞬间”:

    “决定性瞬间”是纪实摄影绕不开的一个话题。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虚晃了一枪的“决定性瞬间”对纪实摄影几十年的误导,纪实摄影在沙龙唯美和纪实之间的“调情”,让作者(拍摄者)难以“沉下去”对纪实主题的深度体验和理解,导致对“瞬间”的盲目追求和沙龙心态的高度浮躁。试想:对某一特定的时刻,将形式、设想、构图、光线、事件等所有因素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通过抓拍手段, 让人的大脑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瞬间”做出 “决定”,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物加以概括,并用强有力的视觉构图表达出来,有谁能做到?

    显然,在“瞬间”这一主语前冠以“决定性”,是一种主观上的盲目。

    其实“决定性瞬间”的概念并非出自布列松本人,经鲍昆老师考证,是由编辑布列松图片画册的小编们临时起意并得到布列松本人默许定名,“决定性瞬间”由此而来。

    4、纪实摄影的“倾向性表达”:

    在作品中表达摄影师自己的主观感受和反思意识、问题意识,不论是人文作品还是纪实作品中都应该有所体现。

    要让纪实摄影去完全反映一个事物或一个事件的全部真相是徒劳的。在这个意义上讲,利用纪实摄影这样一个“先天不足”,留给了拍摄者倾向性表达的空间。
    纪实摄影的“倾向性表达”应包括两个层面:作者的主观思想的观点隐涉和摄影语言的个性应用。

    通过“倾向性表达”,唤起读者(观者)问题意识和思想目标的重构。

    倾向性表达的主要内容:
    1、社会属性:人与社会的不可割裂,社会问题意识;
    2、价值观体现:人性与道德的不可割裂;
    3、启迪与反思;
    4、对社会进步的影响。
   

  (以上几点思考仅代表个人观点)

 

                                            2015年10月24日

附:组照《藏地》


 


评论区
最新评论